占卜算命
规划人生

破坏中国风水的建筑

1.日本如何破坏中国的风水龙脉

当时除了压住朝鲜,更重要得是要钉住中国,后来在东北(满人“龙兴之地”)也有大量的木桩被钉在大小兴安岭以及鹿鼎山(六顶山)等处。

伪“大新京都市规划”,就是将日本人统治区以及所谓“官厅区”放在长春的上风上水处——杏花村,并且通过南湖和南岭,将日本区城市向南方平原展开,构成开敞的构图;然后用绞索形的“大同公园”、南满铁路和伊通河这三条带状区域套在城东、城北中国人居住区的外围,意思是将中国人象套牛套马一样地套住,永为日本人的牛马奴隶。此外,东北城市建设中,旅顺白玉山的慰灵塔、鞍山市区的神社山、以及沈阳满铁附属地、抚顺、大连等城市,都是日本人在地势高的地区建设日本风格的纪念式建筑,凌驾于中国大地的上空。

在中国东北,原渤海古国上京龙泉府龙脉,即大清龙兴之地,日本侵华期间亦在此风水龙脉之地作了些手脚。一位网友如是说“笔者近日在渤海国上京龙泉府西南方向瀑布峡谷下游发现一个风水宝地。

在牡丹江畔,火山台地形成的平岗之下,一座浑圆的山丘南面临江,北面有半圆形的石崖拱卫,山丘边云蒸霞蔚,气贯长虹,石崖前有一个天然的石佛,前面看似胸怀沟壑的佛祖,左边看像一个统领千军万马的将军,右边看像一个头戴方巾的圣人学者,向前略倾,呼之欲出。从山头东望,牡丹江蜿蜒向下,似巨大的龙身镶嵌在坚硬的石壁中,绵延三十里,从渤海国背侧径直向东而去,像一条昂首的巨龙,驮着渤海国。

而这山丘,就像一个龙嘴里的明珠,灵气十足,聚集了来自张广才岭和镜泊湖的气脉。而这一丘一佛一沟壑的景观又象一个巨大的砚台,与渤海国东侧的平顶山(风水师多评该山为渤海国的笔架)成为绝配。

而这里山拥水抱,深藏不露,氤氲飘荡,水盘桓于此而聚气,又蕴势泻下,几经曲折,到渤海国宫城北侧一公里的石砬子处的江湾(现渤海风情园黑水古寨)处,气又一次汇聚,形成山环水抱的绝佳风水,成为渤海国王宫后巨大的气脉。由此可见,此地就是渤海国的龙脉,支撑了渤海时期的勃勃生机和强盛的统治。

1937年,日本人在上京龙泉府龙脉的江对岸西南方向修建了一个水电站--现镜泊湖发电厂,出水口正对这里,对龙脉的风水有了严重的冲克。”。

2.中国有哪些著名的风水建筑

雷峰塔是著名的风水建筑之一,还有北京的日月坛等,全国很多的。一些有名的古建筑,都包含风水学的设计手法。新建筑,也有很多是风水建筑,比如上海的新建筑环球金融中心、上海中心大厦、金茂大厦等都具有风水特征。古代的各种塔,都是风水建筑,建造各种塔的目的就是做风水。南京的秦淮河也是人造风水工程。【秦淮河边名妓多,皇帝纵欲不思国】就是秦淮河的风水影响效果。

目前风水学术混乱,真假不分,做错风水的很多。可以浏览《河北高邑县大飞机风水害惨县委书记》这篇文章,用百度搜索,以网页方式查找即可。

3.中国的建筑盛行讲究风水,建筑风水到底是迷信糟粕还是有一定的依据

“警惕学院派风水大师”陶世龙称,风水这种“迷信”正在假借科学之名沉渣泛起。

“将先人遗骸葬在他所选择的风水宝地里,便可以升官发财,多子多孙。这才是风水追求的目标。

"与陶世龙持相近观点的还有清华大学教授陈志华。此前,他曾发表文章认为,风水之说绝对不是什么科学,而是阻碍中国人去发展科学的祸害. 陈志华说,在农村经常看到两家人为了争建筑的风水,一打就是好几代。

这就是愚昧,是民族的悲哀。它妨碍了真正的科学,混淆了研究的方向,还使一些骗子大发其财。

对这些观点,于希贤说,风水背上迷信的“骂名”始于上世纪20年代,当时西方建筑理念传向中国,不少学界人士提出禁止看风水,北洋政府采纳了建议。解放后,官方虽然从未明令禁止,但在特殊的政治环境下,风水不禁而止。

编于上世纪50年代的《辞海》对风水的解释就称:“亦称‘堪舆',中国的一种迷信。” 于希贤说,据他考证,6500年前的仰韶文化中,就能找到风水的影子。

在他看来,风水的基础理论与中医、兵法、武术、茶道、棋艺一样,是我国的阴阳五行学说,《易经》是其重要基础著作。“风水和中医具有很大可比性”,于希贤认为,它们都是在古代中国生产实践中产生,流传方式相同,都是祖传或师徒方式传承。

同时,特殊的传承方式也使它们流派众多,也有过不规范的阶段。于希贤说,风水在发展至汉以后,被加入了生辰八字、命理等一些无稽之谈的东西,还发展了阴宅风水,迷信成分进一步加大。

这和中医也是一样的,中医也曾出现诸如“用一对原配蟋蟀做药引子”、“人血馒头做药引子”等迷信色彩。 但中医和风水的最终命运却有差别,中医在解放后得到大力发展,剔除糟粕成为世界医学重要组成部分。

而风水至今仍是精华与糟粕并存,科学与迷信混同。 于希贤认为,风水被视为迷信的另一原因是从业人员鱼龙混杂。

很多假风水师靠招摇撞骗为生。“古建筑绕不开风水”“在西方建筑理念传入中国前,中国的哪一座城市,哪一个村庄,哪一个城镇不是靠风水选址?”于希贤说,风水的本质是中国古代建筑选址、规划的一种经验性文化,其精华也在于此。

风水古称堪舆、地理、青乌等,他认为,就像炼丹术是我国化学的起源、占卜术是我国天文学的起源一样,风水学成了我国地理学的前身。他介绍,风水选址要“藏风聚气”,故讲究山清水秀、山环水抱,强调天人合一,即人与自然、人与人、自然与自然的和谐。

流派之一峦头派讲究“辨方位,测山岗,察阴阳,观流水”,“这即使用现在建筑选址的科学来检测,也是完全符合的。”李书有教授在文章中写道:“现存有名的古村镇,如皖南徽州的西递、宏村,浙江金华兰溪的八卦奇村等,都是依风水原理选址、营造的。”

作为一个城市规划学者,北京建工学院城市建设研究所教授韩增禄毫不掩饰自己对古中国那个风水世界的向往。“风水讲究城市整体布局,整体协调,强调建筑之间的合理间距,强调人住在其中要舒适自在。

这都是现代建筑最缺乏的东西。”在韩增禄看来,自西方建筑理念传入中国后,中国的城市建设者们一下子从过去对古建筑的自傲跌入自卑,全盘接受了另一个思想体系的西方建筑。

对这种观点,清华大学教授陈志华并不同意,对建筑风水进行科学的分析,是为了解释中国传统建筑上的一些现象,如天坛为什么上面是圆的,底下是方的,故宫的水为什么从西北进,从东南出。但是,“我们研究建筑风水,是当成一种历史现象,而不是当成科学来研究的。”

国门外的“中国风水热”“实际上,风水班进校园早就不稀奇了。”于希贤说,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他就在北大开了风水课,是向全校开放的选修课,每次都有100多名学生来听。

北京建工学院韩增禄老师、东南大学物理系的李仕澄老师等人也分别在校内开设了与建筑风水有关的选修课程。 于希贤说,港、台风水学研究一直没有中断。

于希贤就曾赴香港大学和台湾淡水大学讲过风水课。 而韩国和日本的风水学研究更为兴盛。

日本东京都大学教授渡边欣雄近期则告诉于希贤,日本110所大学开设着风水课。上世纪70年代,世界上第一个风水学博士学位,被韩国人尹宏基从美国取得。

于希贤对10年前的一件事记忆犹新,他应邀去英国大使馆讲中国文化,去了才知道使馆召集了驻京的38个国家的大使来听讲,“英国大使点题要听的,就是中国的风水文化。” 商业化的疑问 徐韶杉否认开办“风水班”是出于商业目的。

“这个班重在推广建筑风水文化,而非赚钱。”徐韶杉说,聘请多位教授讲授真正的风水学,能使当前社会上“吃香”的假风水师失去生存空间,伪风水无处容身。

但复旦大学文博系主任、同济大学建筑学博士蔡达峰教授此前曾表示,在现代社会中,风水术的运用主要已成为一种商业行为。“对于风水术,究竟需要如何引导,值得好好思考。

风水作为一个研究对象,从民俗学及建筑学的角度均有研究的价值;但倘若是从商业角度来利用,为获取经济利益而加以宣扬是不够负责任的。”。

4.日本如何破坏中国的风水龙脉

当时除了压住朝鲜,更重要得是要钉住中国,后来在东北(满人“龙兴之地”)也有大量的木桩被钉在大小兴安岭以及鹿鼎山(六顶山)等处。

伪“大新京都市规划”,就是将日本人统治区以及所谓“官厅区”放在长春的上风上水处——杏花村,并且通过南湖和南岭,将日本区城市向南方平原展开,构成开敞的构图;然后用绞索形的“大同公园”、南满铁路和伊通河这三条带状区域套在城东、城北中国人居住区的外围,意思是将中国人象套牛套马一样地套住,永为日本人的牛马奴隶。此外,东北城市建设中,旅顺白玉山的慰灵塔、鞍山市区的神社山、以及沈阳满铁附属地、抚顺、大连等城市,都是日本人在地势高的地区建设日本风格的纪念式建筑,凌驾于中国大地的上空。

在中国东北,原渤海古国上京龙泉府龙脉,即大清龙兴之地,日本侵华期间亦在此风水龙脉之地作了些手脚。一位网友如是说“笔者近日在渤海国上京龙泉府西南方向瀑布峡谷下游发现一个风水宝地。

在牡丹江畔,火山台地形成的平岗之下,一座浑圆的山丘南面临江,北面有半圆形的石崖拱卫,山丘边云蒸霞蔚,气贯长虹,石崖前有一个天然的石佛,前面看似胸怀沟壑的佛祖,左边看像一个统领千军万马的将军,右边看像一个头戴方巾的圣人学者,向前略倾,呼之欲出。从山头东望,牡丹江蜿蜒向下,似巨大的龙身镶嵌在坚硬的石壁中,绵延三十里,从渤海国背侧径直向东而去,像一条昂首的巨龙,驮着渤海国。

而这山丘,就像一个龙嘴里的明珠,灵气十足,聚集了来自张广才岭和镜泊湖的气脉。而这一丘一佛一沟壑的景观又象一个巨大的砚台,与渤海国东侧的平顶山(风水师多评该山为渤海国的笔架)成为绝配。

而这里山拥水抱,深藏不露,氤氲飘荡,水盘桓于此而聚气,又蕴势泻下,几经曲折,到渤海国宫城北侧一公里的石砬子处的江湾(现渤海风情园黑水古寨)处,气又一次汇聚,形成山环水抱的绝佳风水,成为渤海国王宫后巨大的气脉。由此可见,此地就是渤海国的龙脉,支撑了渤海时期的勃勃生机和强盛的统治。

1937年,日本人在上京龙泉府龙脉的江对岸西南方向修建了一个水电站--现镜泊湖发电厂,出水口正对这里,对龙脉的风水有了严重的冲克。”。

5.影响住宅风水的建筑

很多的建筑物对我们的住宅风水有着极大的不良影响,有如: 一、医院:如果居住的地方在医院附近,在风水上是不好的。

原因如下: 1、医院有好多病人居住,病菌必多; 2、住院之人,运气必滞,如此多的滞气积聚在一起,势必对周边的气场有重大影响; 3、医院天天有人要开刀手术,煞气过重,这也会影响周边的磁场; 4、医院常会有病人病故,有些人是死不瞑目,其冤气会影响周边气场。所以如果你的居所附近是医院的话,可以有以下三个方法化解:(1)、要开当运之屋门或是房门,吸纳旺气;(2)、注重卫生,细菌就难以入侵;(3)、要有宗教信仰,如信佛等,这样就能用宗教的高灵能量来增加住宅的气场。

二、教堂、寺庙:在风水学上,神前庙后都是属于孤煞之地,所以住宅附近有寺院、教堂等一些宗教场所都是不好的。因为这些地方都是神灵寄托之所,聚脚之地,会令附近的气场或能量受到干扰而影响人的生态环境。

居住在宗教场所附近,会有如下两个问题: 1、一家人都会显得孤独; 2、性格易走极端,或暴跳如雷,或十分良善,常被人欺负等。 三、发射塔:发射塔一般是发射或接收电视、电话信号的,气场强,对磁场影响最大,且形状都是尖的。

如果居所附近有此塔,一般会发生以下情况: 1、家人易发生外伤等血光之灾; 2、易有精神问题。 四、公安局、消防队:风水学上,公安局是属阳的,属孤煞之地,在风水古籍《雪心赋》中云:孤阳不生,独阴不长。

如果住宅对正公安局,则犯孤煞,一是家人健康不好,二是是非争斗必多。消防队是属于公安的一个分类,而所有消防中队的大门上都涂成大红色,如果住宅对正消防队,除有上述不好之外,还主易有血光之灾。

但如果你是公安人员则无此说。 五、政府机关:政府机关属皇气,是至阳之地,包括各级政府机关、法院、检察院等,与公安局一样,是孤煞之地,如果居所对正此类地方,会有如下情况发生: 1、家人易发生精神病; 2、易犯官非、是非; 3、易有血光之灾。

六、学校:许多人以为住在学校这类文化之地附近必是好风水,但结果不是如此。原因如下: 1、学校是清水衙门,经济差; 2、学校是白天上课,晚上无人之地,就算白天上课也都是一些儿童。

儿童的阳气相对较弱,不及成人的阳气重。阳弱阴盛对附近的楼宇会造成影响。

而在风水上,阳为顺畅,阴为阻滞。所以住在学校附近,一是财运不太好,二是凡事都会有阻力。

七、菜市场:如果住宅下方是菜市场的话,运气是比较呆滞的,宅运不平稳。原因如下: 1、菜市场会散发鱼腥或是肉腥味,这是味煞; 2、环境卫生差,成日湿淋淋,易生细菌、害虫,此为菌煞; 3、每天所售卖的猪、牛、羊、鸡等肉类,这些动物的灵体必会附着肉类,会在菜市场内聚集,使周边的阴气加重。

八、戏院、电影院:戏院和电影院每天都是放几场而巳,放映时,人数众多,气聚一团,完完后,观众离场,一哄而散,这属于“聚散无常”。人带阳气,阳气突然大量聚于一个地方,不入却突然大量消失,气场受到严重干扰,会导致住在附近的人运气反复无常,工作时好时坏,财运时强时弱。

九、变电站或高压电塔:电属火,对磁场的影响最大,对人脑及心脏、血液的影响也最大。如果居所附近有变电站或高压电塔,会有如下影响: 1、健康容易出问题,如心脏病、心血管疾病等; 2、对大脑有影响,易生脑瘤,容易发生精神病; 3、人容易冲动,所以做事易出错。

根据外国专家历时五年的研究,确定如果居所接近高压建筑物的儿童,患白病的机会比正常儿童高出一倍,一般儿童患白血病的机会是二万分之一,高一倍则是万分之一。这个问题值得各位家长注意,古代有“孟母三迁”,何况今人,为了下一代着想,居所一定要择吉而居。

十、垃圾站:在佛教的观点,灵体是喜欢聚集在阴森及有臭味的地方,如森林、垃圾站等。所以如果居所附近有垃圾站,则容易有灵体入屋,有闹鬼现象出现,导致家人精神出现问题,家宅不旺等。

解决的办法是在门口安装一盏红色的长明灯。

6.中国有哪些著名的风水建筑

中国的风水建筑,首先应该清楚“风水建筑”的含义。

风水建筑是为了改变不利风水而专门修建的建筑。

也可能您的意思是现在中国那些建筑物属于风水建筑?

我只能按照您的题意回答,因为我是研究这方面工作几十年的老师,希望您满意。

中国最著名、最普遍的风水建筑就是“影壁墙”,其中最著名的是北京的九龙壁。从形式上,是在大门的里边或外边,以不影响进出为限,修建一堵墙,改变进院子的风的流向。从普及上,几乎中国传统的建筑都有——因此我将其列为首位。

其次,最著名的风水建筑是宝塔,寺庙里的塔主要是为了安置大法师的骨灰(舍利),其他的塔都是风水建筑。其中著名的是吴越时建造的雷峰塔,曾是西湖的标志性景点,与北山的保俶塔南北遥相呼应。还有不少县城外,往往直冲着城门的,都属于文峰塔,认为这样本县能够多出文才。

再是建筑群落前面的桥,人工挖渠使其在建筑群落前通过,使建筑群形成“水抱”之势。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天安门前的“金水桥”。

如果说最著名的风水建筑,主要就是这三样。

您如果对此感兴趣,建议您找到天津大学出版社1992年出版的王其亨(天津大学建筑系教授)主编的“风水理论研究”和百花文艺出版社1999年出版的亢亮、亢羽(大学建筑系毕业,以后专门搞这个)编著的“风水与城市”,这两部著作相当不错。

破坏中国风水的建筑

转载请注明出处占卜算命 » 破坏中国风水的建筑